王者榮耀成為中國大陸最愛歡迎的現象級手遊

  • A+
所属分类:科技資訊

《王者榮耀》已然掀起一場全民狂歡——從小學生到大學生,從建築民工到都市白領,這款由騰訊在2015年開發的遊戲自去年下半年開始迅速普及,達到“四處逢人說項斯”的熱度。易觀智庫研究資料表明,截至2017年3月,《王者榮耀》的活躍用戶接近8000萬人,日均活躍用戶超過2000萬,其中女性用戶占比達到56.79%,男性用戶為43.21%,專家表示,這種情況在MOBA遊戲(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遊戲)用戶比例中是首次出現,《王者榮耀》的火爆契合了當下使用者的多層次需求,其“熱鬧”的背後是一種複雜的社會心理的呈現。
一個班七成學生玩《王者榮耀》
“媽媽,如果我考出好成績,你是不是就可以讓我玩會兒遊戲?”兒子向媽媽提出自己的訴求和“交易”,媽媽沒有答應——她是南京市江甯區的朱女士。
朱女士最近陷入煩惱之中,剛讀初一的兒子因為迷戀手游《王者榮耀》而變得行為“怪誕”:寫作業時會突然發笑,沒事就跟她聊《王者榮耀》裡的場景和情節,大晚上還偷偷躲在被窩裡玩遊戲。面對這種情況,朱女士非常擔心,於是嚴格限制兒子玩手機並將裡面的遊戲App全部卸載刪除。但兒子始終想著遊戲,天天跟她“磨”,於是向她提出了上述請求,並表示自己的小夥伴經常約他一起玩,他總不上線都無法和小夥伴們找到共同語言了。
儘管如此,朱女士還是拒絕了,不過她也很擔心,這樣強制抑制兒子的內心需求,會不會也不利於他的心理健康。她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和朱女士的兒子類似,同樣“不爽”的還有六年級的王辰(化名),他就讀于安徽省望江縣的一所小學,2016年暑假開始接觸《王者榮耀》,一直以來他時常和同學們組隊一起玩,但現在媽媽不讓他玩這種競技遊戲了。
王辰班上一共有60多名學生,男生都在玩《王者榮耀》,女生也有為數不少,在這樣的氛圍下,《王者榮耀》早已成了學習之餘的主要話題,往往一到下課,同學們就談論“哪些人配什麼裝備”“哪些人該怎麼打”,學校門口有一些小商店,之前他們在課間就去那裡買帳號充值,買《王者榮耀》的卡片和衍生品玩具槍,但現在他卻融不入這樣的快樂了,和同學之間也少了很多共同語言。
這種熱度也給附近的小店帶來了福利,店老闆表示,每天單賣《王者榮耀》的卡片和玩具槍也能進賬幾百元,從春節過後這份收入就比較穩定。
王辰說,最近班上的同學都有些著急不安,因為傳聞5月17日《王者榮耀》要實行實名制,不認證就玩不了,“現在同學們都在想法子找父母要身份證帳號,有的直接找爸媽要,有的去偷戶口本,有的還找其他理由騙爸媽。”
一位元初中老師也告訴記者,他們班43個學生,有29名同學在玩這款遊戲,占比近七成。
年輕工人的“精神陪伴”
夜色深沉,外面已經靜悄悄,偶爾從遠處傳來幾聲犬吠。此時此刻,李苗(化名)正盤坐在地鋪上和他的朋友們組隊玩《王者榮耀》,他新來到江蘇無錫的一家建築工地,住房還沒有安排好,所以臨時擠在其他工友的工棚房裡睡地板,他身旁擺著一個用木頭釘起來的方正矮桌,醬紅色,上面有一瓶只剩下一半的豆腐乳和一盤花生米,下面堆放著螺絲釘、安全帽和扳手,幾名工友已經入睡,鼾聲漸起,但他還在黑暗中打遊戲並放著外音。
1993年的他和中年的工友們沒有太多話題,每天18:00下班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他吃完飯就開始打遊戲,對他來說這是一種打發時間的好管道。來無錫之前他在浙江海寧的一家工地做事,和現在一樣,晚上也是玩《王者榮耀》——工地上通常都沒有Wi-Fi,但海寧那一家的項目部裡有無線網,他時常就去專案部門前不遠處蹭網,冬天的時候,天寒地凍,他也要在風口坐上一段時間玩會兒遊戲,偶爾約幾個老朋友一起開黑。“因為太無聊了,無事可幹,太早了也睡不著。”李苗對《IT時報》記者說。
這樣的情況在昌碩蘋果代工廠裡也有出現,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的康橋鎮,有一個名叫火箭村的村莊,此前《IT時報》記者獨家報導了火箭村“新村民”——昌碩蘋果代工廠員工的生活,除了工作之外,生活顯得單調乏味,對於新生代打工者來說,這個破舊偏僻的村莊籠罩一股令人壓抑的氛圍。
這種感受對於19歲的陳明(化名)來說尤其明顯,三個月前他從河南鄭州來到昌碩、來到火箭村,作為昌碩生產線上的一名作業員,目前在上夜班。白天休息的時候,他往往睡覺,睡醒了就靠在床上打遊戲,他告訴記者之前玩《英雄聯盟》,最近則熱衷於《王者榮耀》。相較於前者,用微信或者QQ就能登錄的《王者榮耀》顯得更為方便,“我睡醒了就打幾局,困了就下線接著睡。”這是他休息時的狀態,他說,《王者榮耀》已然成為他一種精神上的陪伴。
都市白領的“身份認同”
鄭暄(化名)是上海一家遊戲公司的工作人員,作為時下最熱門的行業之一,遊戲被看作引領著文娛產業的發展潮流,也因此,鄭暄對於遊戲的興趣越來越大,她坦承:“這既是出於好奇心,瞭解業界的情況,也想通過這種方式向朋友們傳達一種我很新潮的身份特徵。”
她告訴記者最初玩《王者榮耀》是因為這款遊戲很火,而現在越玩越發現“王者有毒”,“自從玩了這款遊戲,每天晚上都快1點才睡,睡前約幾個同學一起打一局,但打完一局就想打第二局。”
這種類似的心理感受,在木木身上同樣存在。她在杭州一家公司做運營工作,發現身邊的朋友都在談論《王者榮耀》,最初她並不接觸,但朋友們會質問:“這麼火的遊戲你也不玩,未免太落伍了。”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很low,她也加入了《王者榮耀》的遊戲大軍之中。
後來,她又將男朋友拉下水,兩人一起再約幾個老友組隊,晚上一直玩到一兩點。她告訴記者,現在對《王者榮耀》又愛又恨,因為幾個組隊的朋友都做生意,時間比較自由,所以晚上可以熬夜打遊戲,白天再睡覺,但他們第二天還要上班。可是團隊的角色分工已經形成,不能輕易下線,這樣常常玩到很晚,身體吃不消。王者榮耀
記者調查
女性玩家多於男性
有公開報導資料表明,《王者榮耀》在8個月的時間內實現每天3000萬日活躍玩家,而曾經同樣火爆的MOBA類遊戲《英雄聯盟》完成這個目標則花了將近2年的時間。同時,《王者榮耀》還為騰訊今年中期財報貢獻了13億元人民幣的收入。
易觀智庫研究資料則表明,截至2017年3月,《王者榮耀》的活躍用戶接近8000萬人,日均活躍用戶超過2000萬,其中女性用戶占比達到56.79%,男性用戶為43.21%,女性玩家超過男性,這在MOBA類遊戲裡是首次。易觀智庫分析師李玖龍表示,在遊戲領域女性玩家的帶動作用往往高於男性玩家,一個女性可能會帶動兩到三個男性參與遊戲,《王者榮耀》因為遊戲門檻低、上手快、單局時間短(注:《英雄聯盟》單局時長接近一小時,《王者榮耀》一般情況只有15—20分鐘)等原因吸引了大批的女性玩家,對推高玩家整體數量有積極影響,而組隊競技的遊戲方式能滿足玩家的交友需求和自我成就需求,打得好的玩家通常比較受人歡迎,也能在遊戲的過程中找到成就感和滿足感。
此外,他分析表示,《王者榮耀》的設計在內容、玩法、視覺、介面效果等方面有很多的創新點,這使得這款遊戲含金量高、趣味性大、吸引力強,能夠滿足多層次的玩家需求,而國內智慧手機市場從2016年開始也進行了新一輪的升級換代,中高端手機的覆蓋面遠遠超過以往,這讓遊戲的體驗感更好,形成了有力的硬體支撐。
新疆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金玉萍則表示,遊戲本身是一種娛樂化的生活方式,它的核心是“好玩”和“有趣”,從傳播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爆款形成的原因在於產品或內容產生了強烈的社會共鳴。當代人無論身處哪個階層或年齡段都可以說是負重前行,社會心態整體上是壓抑的、沉重的,《王者榮耀》從它的設計、內容、玩法等方面綜合形成了一個有趣的產品,能夠點燃不同群體的內在需求,讓每一個玩家從中找到自己需求的東西,這是它成為爆品、引發全民狂歡的一個根本原因。
記者手記
為什麼《王者榮耀》能掀起這場“狂歡”?
這是記者在採訪中思考的問題,從2017年3月易觀智庫的研究資料中可以看到,《王者榮耀》的用戶主要集中在24歲以下,達到52%。而這些群體也是QQ的主要用戶,此前百度發佈《95後生活形態調研報告》顯示,95後使用QQ空間的比例高達51.8%,目前QQ用戶逼近7億人,其中也以95後、00後為主體。
《王者榮耀》依託騰訊QQ和微信的強勢入口,為進入遊戲打開了方便之門,使得大量年輕群體彙集到遊戲中,而從這款遊戲本身來看,它既區別于連連看等純休閒的簡單遊戲,又不同於魔獸、英雄聯盟等遊戲長時間很難晉級——《王者榮耀》容易上手,新手加入很快可以獲得白銀、黃金的等級,這能夠滿足年輕用戶在競技遊戲中獲取價值感與成就感。
在李玖龍看來,《王者榮耀》還有一個鮮明的特徵在於角色、技能、畫面等方面的獨創性。比如遊戲角色選取了中外歷史上的著名歷史人物,這讓玩家清晰易辨、容易接受,如荊軻的定位是刺客,張良的定位是法師,扁鵲有加血續命的功能,這都在一定程度上契合歷史人物的原型。
當然,也不排除一些異化現象,比如遊戲中的荊軻性別是女性,而且扮相妖豔,三國美女大喬小喬化身成了法師,這種情況也引發爭議,有媒體曾批評這不利於孩子對歷史的認知,李玖龍認為這些設置是遊戲中不可避免的事情,不必當作歷史看,而僅僅只是娛樂。
《王者榮耀》線上競技的玩法也為玩家提供了認識彼此的可能性,有大學生笑言通過《王者榮耀》甚至還能“撩妹”,因為遊戲的群體女性居多。所以,火熱的《王者榮耀》一方面給孩子沉溺遊戲埋下了隱患,另一方面也讓不同的群體可以用它打發時間、尋求樂趣、借勢交友、寄託孤獨、表徵身份,在通向“王者”的遊戲途中,他們釋放著情感,上演著狂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