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上海把妹圈那些事,教你如何撩妹

  • A+
所属分类:生活技巧

之前看過我發帖的知道,已經更新了10幾萬字了。 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從麗江的小故事講起,一直到在上海搞定各種白領甚至主持人的故事。

也是為了讓大家由淺入深的來看,中途也能學習到各類把妹的知識。

 

話不多說,今天從新開始發帖。  先把麗江的故事全部講完,因為這個故事涉及到多個妹子約炮關係,整體寫了26000多字,一貼可能寫不下。

因為事情發生在很久前,配圖不一定就是當時的圖了,但是我承諾每張圖片都來自我的手機攝像頭。

 

開始吧......

 

這次麗江之行可以說是密謀已久,我、Charles和evan三個人都像勤勞的小蜜蜂一樣,辛勤工作忙活了一年了,決定選擇用春節的假期,模仿電影《心花怒放》,來一次一路向西,想想還是有點小激動呢,想必這一路肯定會發生不少有趣的故事吧。

 

其實多年以前,我就去過一次雲南,當時也在麗江待了幾天,不過那次是和登山俱樂部一起去登山,並沒有好好感受下麗江這個古城慢悠悠的生活,也沒有感受到這個高原古城的特別。但其實內心裡依然留戀那裡的風景。如果讓我列一個表格,哪些地方適合我常駐的話,那麼麗江一定會排進前三。

 

有很多人到了麗江就不再想離開!它究竟有什麼魔性,引得諸多人趨之若鶩,魂不守舍?我想大概是因為它與眾不同的景色、四季如春的氣候、溫柔浪漫的氣息,吸引了很多文藝女青年和小資女來麗江放鬆心情,逃避世俗吧。

 

麗江其實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保守、文明的中國再沒有一個城市可以像麗江一樣,明目張膽的打著“豔遇之都”的噱頭宣傳。在麗江每一天都有故事在進行著,當然大部分都跟男男女女豔遇有關。麗江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每天上演的故事卻不見得比別的地方少。千萬不可小看了麗江!!!

 

想起來很久以前看的一個笑話:一位漢人朋友每晚換上民族服裝坐在麗江束河古鎮的大石橋上吹葫蘆絲,半年以後,他因為嚴重腎虧而被抬回了內地。用當地一個開酒吧女性朋友的話來說,麗江在她眼中就像是一個大酒吧,一個大窯子。且當各花入各眼,仁者見仁吧。在這個炮火連天的時代,還有多少人真的把性當一回事。

 

在這樣一個男人心中的“豔遇聖地”,不知道有多少人發生了一段美妙的故事,一段難忘的豔遇呢?

 

在去麗江之前我們就定好計畫,對外宣傳我們這次去麗江,只是作為旅途的一個中轉站,我們的目的不是在麗江待著曬太陽、等豔遇,而是要去一條經典的徒步線路“稻城亞丁”。有了這樣一個表面上看著正能量的理由,在應對妹子問為什麼要來麗江時方便了很多。

 

來之前就聽朋友說,陌陌上酒托多,高分少,所以我們以街搭為主,陌陌,探探為輔。在大量收集資源的情況下,去約會其中反應最好的一個,在大數法則的基礎下,盡可能的提高成功率。我跟他倆說:雖然你們一個像吳彥祖,一個像金城武,但是你每天就尼瑪搭訕一個,你的成功率也不會高。

關於上海把妹圈那些事,教你如何撩妹

第一天——邂逅麗江形象大使

 

第一天下午到達麗江後,一行三人都多少有點興奮。稍作休整,在客棧曬著太陽,與老闆攀談,老闆也是老江湖了,看我們三個衣著光鮮的男人打扮的完全不像遊客,而且每人都是一間房,自然心神領會,以我懂你們的表情交流。我們也沒有刻意隱瞞,開始與老闆聊起麗江最大的特色“豔遇”。虛心向熟悉當地的人請教,獲取更多的資訊。

 

閒聊中,一位提前到達麗江的女性好友(後簡稱Z)來客棧找我們。晚上相約一起到了酒吧一條街的“後街五號”。

 

下午隨便逛了逛古城,除了欣賞這裡的美景之外,也是帶Charles和evan 熟悉了客棧到酒吧一條街的路線。

 

晚上我打算待他們先一起去酒吧熟悉場地,體驗一下麗江酒吧的感覺。當我們四個人進酒吧之後,馬上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因為我們四人的穿著,沒一個像是正經遊客的。

 

找位子坐下之後,我先是讓Z去幫我們看哪裡有漂亮妹子(因為我們三個男人實在是太扎眼了)發現目標後告訴我們,或者直接拉過來。有這樣一個高分的女幫手,為什麼不讓她幫忙呢!Z也的確給力,出去溜達一圈之後,發現了幾個美女,帶我出去指認。

 

在我溜達一圈,假裝從酒吧衛生間出來,準備去搭訕的時候,一個長相精緻,打扮時尚的女孩過來拉住了我

 

她說:“嗨,你好,我沒有惡意(這他媽的不是我的臺詞嗎?)。是這樣的,我的朋友喜歡你旁邊那個戴眼鏡的帥哥(Charles),你可以把他介紹給我朋友嗎?”(這他媽的不還是我的臺詞嗎?)

我:“被你這麼一說我太傷心了”

她:“為什麼啊”

我:“我還以為你跟我說話,是想認識我呢!”

她:“沒有啊,我也挺想認識你的,呵呵,不過臉皮沒那麼厚”(捂嘴偷笑)

我:“是嗎,我看看,也還是挺厚的嗎”(說的時候把手放在她臉上輕輕刮了一下)

 

她沒有閃躲,但是臉色明顯冷了下來。好吧,懂了。可能她說的是真的。確實不是來搭訕我的。接著對她說:“既然你朋友這麼欣賞我哥們,就算他不願意,我也把他給你拖過來,放心吧你,記得請我喝酒”(我心裡想著:不拉他過來,我哪有機會呢)

 

回到自己的座位,看到Charles不在,於是就問evan和Z, Charles去了哪裡,這時Charles帶了一個女孩回來,女孩安穩落座之後,我告訴Charles:剛才有個高分過來跟我說,她閨蜜想認識你,你想不想上去看看。假如你不想上去看的話,待會陪我上去一會,我去會會她們。Charles表示完全沒有問題。

 

在我們跟Charles帶來的女孩正在互相介紹,敬酒的時候,剛才那個高分又來到我們桌子附近看著我們。我擺了擺手示意她先來我們這坐一會,但是那女孩搖了搖頭,於是我走過去跟她說:“現在有個朋友剛來,我先把她安頓下,你們坐在哪裡,待會我再帶眼鏡帥哥來”。女孩指了指她們的位置,我說:“好,都答應你了,待會肯定來”。

關於上海把妹圈那些事,教你如何撩妹

過了幾分鐘,我跟Charles一起來到了這倆女孩的座位,互相介紹了下得知,跟我說話的女孩叫娜娜,她閨蜜叫阿妃。她們兩個都是麗江本地納西族人。我跟她說:“喲,我還以為你是新疆人或者混血,沒想到是本地人,看來我該好好拍拍你的馬屁,向你瞭解下當地的民俗風情了”。於是拿出手機要收她的電話號碼,結果她說:今天有個男人給她打了四十多個電話,她一生氣,就把電話給摔壞了,所以不能給。好吧,管她真假呢,反正我是有個合理的藉口,既然不想給或者不能給,我也不介意。

 

後面的操作我就極力配合她,撮合Charles和阿妃。阿妃到確實是那種容易害羞的女孩,貌似比較容易上手。我先是帶她們玩了黑白配和2V2的篩子遊戲,在遊戲中帶動氣氛和情緒,後來又教她們玩了幾個新的遊戲。遊戲過程中,我和Charles也都是以開玩笑,挑逗她們為主,讓初次的相識在一個歡快的氛圍中進行。

 

酒吧的遊戲流有個特點,遊戲要經常切換類型和變換懲罰程度。切換遊戲類型是因為一個遊戲再好玩,在超過20局之後,也會變的無聊了。在酒吧經常看一些新手不知道跟女孩聊什麼時,就會一直玩著篩子,為了泡一個妹子,尼瑪手都搖脫臼了。

 

變換遊戲懲罰程度也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新鮮感,而且也是一個很好推進關係的機會,比如兩個人喝同一杯酒,或者交杯酒。後期遊戲懲罰程度加大,在酒精的和燈光的刺激下,人也更容易放鬆,釋放出自己當時的真實情緒。

 

進行了二十多分鐘,感覺大家都已經相處的很愉快了。我跟娜娜說,我們給他們一些空間,讓他倆聊聊。加深下認識吧。我往後一靠,順手點起了一根香煙,也不看她,也沒有說話。面帶微笑的看著Charles和阿妃。她也覺得有理,跟Charles和阿妃說:你倆玩吧,我休息一會,也是靠在了卡座上沒有說話。

 

這裡其實是我故意做的一個沉默測試,我想看看這個女的到底對我有沒有興趣,如果對我有興趣的話,她自然會提供新的話題,找我聊天。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就不用挖空心思的怎麼去和妹子套近乎了。

 

那很不幸,這妹子沒有通過沉默測試,她並沒有提供新話題。這個時候我們只能去營造一種“勢”了,或者尋找一個合適的契機。

 

在抽完煙我要倒酒時,看到舞臺方向的DJ對著我們豎了一個大拇指,我確定我和Charles都不認識他,雖然我倆穿的風騷,但是也不像是gay啊。那麼懂了,契機來了。

我:這是你朋友嗎?

娜娜:是的。

我:這個大拇指的意思是指,這哥們覺得你倆身邊坐著兩位魅力驚人的帥哥,對你們刮目相看了?

娜娜笑著說道:你太自戀了,臉皮真厚。

我:你可以摸下,看看咱倆誰的厚。

娜娜:說實話,剛才過去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心裡面有沒有覺得我可能會是酒托。

我:說實話,我沒有覺得你是酒托,我倒覺得你可能是酒吧的老闆娘,今晚想要臨幸我。你這做生意可不對啊,怎麼能對顧客下手呢!

娜娜:去死吧,不過這種事情我還真沒做過,從來都是別人來搭訕我,我還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剛才去跟你說話的時候,其實我還挺緊張的。

我:我可沒看出來,老手了吧。

娜娜:去死。然後翻了個白眼。

我:就喜歡你這個表情,為了你這個白眼。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剛才從衛生間走出來,你要是從我面前走過,晚開口一秒,我肯定會去搭訕你的。)

她扭頭看著我,我看著她。

過了幾秒她說:那我肯定不會答理你的,我不喜歡男人搭訕我。

我:是嗎,這點上咱倆還挺一致的,我也不喜歡男人搭訕我。

娜娜噗的笑了一下:還有男人搭訕你?

 

我就跟她講了個上次來麗江被男人搭訕的故事。她笑的前仰後合。其實那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但是關鍵看你有沒有能力把一個普通的故事描述的很有意思了。

 

每當女人為難我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我已經成功了一半了。有時候女人不是討厭你,也不是不喜歡你,她們只是在面對男人多年的經驗下,下意識的或者故意的去測試你是否是個膽小鬼,是否足夠自信。當你無視或者調侃應付過去時,你表現出就是一種很自在、很放鬆的狀態,你在女人眼中的魅力就此飆升,欣賞也就由此產生。

 

不是說你有錢,長的帥就一定能吸引女人,這些確實都是容易去吸引女人的強有力的條件,但是當女人給了你一個小小的為難嚇嚇你,你就變慫了的時候,那麼你之前靠外在條件建立的魅力就很難維持了。

 

很多泡妞新手的問題就是太把目標當對手了,心理完全不能放鬆,那麼你也根本發揮不出自己應該有的實力,何況新手本身實力就不強呢。這也是很多有錢和長的帥的男人把不到妹的原因。他們太看重對方,對目標企圖心太強。那肯定通不過女人的測試,或者很容易被女人利用。因為你沒有靠你的人格魅力獲得對方的好感。

 

看著對面的Charles面帶猥瑣的笑容,已經拉著阿妃的手在看手相了時。我們這邊也打開了話匣子。聊天中秀著自己都用膩了的的套路,反應一點點變好。在後面的聊天中真心覺得女人是吹牛逼的好手,不知道話題就怎麼聊出來一堆她以前是麗江形象大使,在成都開著家金融公司,經常被各路男人搭訕,騷擾等各種資訊。

 

反正她不會坑我,連酒都是她們自己買的,我也懶得管資訊真假。在聊到納西族時,她吐槽納西族男人都是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的狀態,生活中全都是女人在忙裡忙外。她還告訴我,如果你娶了一個納西族姑娘,那你這輩子就有福了。我說:那我們趕緊開始這段奇妙的感情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呢。既然她在證明自己,我就一直給予她認可,這樣做不會有任何掉價的成分。我跟她說我喜歡你的執著、勇氣和機智等等。總之就是喪心病狂的表達好感。

 

當我在酒吧這種噪雜的環境下,靠近她說話,她的身體不再往後躲,而是往前傾的時候。我知道到了那個點了。突然轉頭用溫柔的眼神,戲謔的口吻看著她問:有沒有慶倖剛才主動認識了我。她沒有回答我,只是看著我在笑。我看著她的眼睛,慢慢拿起了她的手握在了我的手裡。娜娜輕輕的回握了下,很好。

 

在酒吧又玩了一會,她們帶著我們三人去吃夜宵,(Z已經提前回自己的客棧了)夜宵過程中,跟她們瞭解了很多當地的民俗風情,後來阿妃一連接到了家裡的三個電話,最終不得不回去了,導致Charles錯失了這次機會。要不然,我就在夜宵吃到一半時,先帶娜娜到別的地方談談人生了。

 

快要走的時候,她問娜娜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去,我直接給她倒了一杯啤酒,自己先喝完了,跟阿妃說:我待會和娜娜再去逛一會。你沒意見吧。手裡緊握了下娜娜。阿妃看了下我們的手勢,用眼神詢問了下娜娜,看娜娜沒有表態,也就沒有再提。接著我讓Charles和evan先送了阿妃回去。如果阿妃還留在這裡,這個隨機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之前在酒吧的聊天中知道了,她後面第三天,要去玉龍雪山下的老家,我跟她說:你快要走了,我年後也要去徒步稻城亞丁了。今天多陪陪我吧,還有很多話想和你說。她輕聲答應。跟我回到了客棧。在處理她抵抗的時候,也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是最終的結果是她給我洗腦,讓我推到了她。

 

第二天早上睡醒時,她說做夢夢到了叫我老公,我說你叫的還挺順口的嗎。她居然說:那我就這樣順口叫下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少數民族的人都這麼奔放。中午在Charles和evan的催促中起床後,她帶我吃她小時候最愛吃的一家米線。逛了一些之前去麗江沒有去過的景點,然後送她上車回家,並且晚上約了一起看電影。

 

說實話,我喜歡這個女孩的很多特質,但是後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那麼這個故事就結束在這裡吧。不是我不喜歡她,也不是我不想給她承諾,只是我還沒達到自己對自己的心理預期,還沒有想安定。可能女人不懂,但是這種對她們的不負責,就是我能對她們所能做到的最負責的一件事了。

 

我覺得美好的事物不在於時間的長短,轉瞬即逝的玫瑰和千古屹立的雪山具有同樣的美!

 

爽了娜娜的約,下午繼續帶Charles和evan街搭,Charles即時約會,晚上推到了一個女孩。我也又碰到了一個讓我有極大興趣的女孩,當著爸媽的面來了個塔下強殺。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最後跟大家說句客棧老闆告訴我的話:在麗江,單身女人永遠過得比男人滋潤。原因想必大家都明白。等你來到麗江之後,你會對女人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br/> <br/>

 

 

——————————————————————————————————————

 

 

第二天——奔赴戰場去街搭,麗江街搭要點。

 

下午送走了娜娜之後,叫了Charles和evan來四方街,是時候開始了。

 

由於前一天的旅途勞頓,宿醉,都有了各種不舒服的反應,而且明天計畫了去拉什海騎馬划船。所以我們暫定的計畫是今天只搭訕,適應節奏,多認識些妹子就ok。

 

在麗江搭訕相比於上海來說,確實容易很多。所以我們並沒有選擇複雜的套路,大部分都是直接搭訕。有時候越是簡單直接,越是有效,麗江這座古城就是很好的證明。

 

我跟Charles和evan確定了三種搭訕的方式

 

一.如果看到了目標,她是迎面走來的,就直接上去,假裝問路開場。(最好自己手裡拿著一份地圖)

 

二.如果目標是迎面走過後,就掉頭轉身去直接說想認識下。如果碰到反應特別好的,就馬上邀約,如果反應一般,就繼續搭訕,多收集資源,微信保持互動即可。

 

三.如果是坐在路邊,靜吧或者咖啡廳的靜止目標,就假裝是幫朋友要聯繫方式。這招也很適用於一些沒經驗的新人熱身用。

 

一路走到了官門口,在官門口人頭攢動處,看到個美女,我想先出手搭訕帶動帶動氣氛,給Charles和evan打打氣,結果我成功的失敗了。

 

旁邊的幾個男人估計是第一次看到搭訕,用那種驚恐的眼神看著我,我回頭對他們微笑了下說:“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麼味道。”結果他們用更加驚恐的眼神看著我們,確定了我們真的是神經病。給了他們一個神秘莫測的表情後,我轉身向Charles和evan走去,他倆問我剛才怎麼沒收號,我只能跟他們說,這女孩告訴我她不喜歡我的性別。

 

後面我們一直沿著酒吧一條街,五一街,新義街,七一街等幾條大的街道尋找目標。不過後來都很順利,在連續開了四五個組合成功之後,Charles和evan嘗試出手。

 

其實搭訕這東西,不要看重每一次的結果,就像我剛才的失敗,這東西誰能說的准呢。可能她男朋友在旁邊,可能她害羞,可能她不喜歡我的髮型,或者可能她真的就是個拉拉。我保證不了結果,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展示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剩下來的交給緣分把。

 

在走回到四方街時,我看到錯身走過的一個女孩盯了Charles一兩秒,果斷讓Charles去開這個單身目標,果然搭訕聊了沒一會,他拋棄我,跟這個女孩約會去了,連招呼都他媽的沒給我打一個,就微信跟我說了句話,結果我只能一個人去搭訕了。

 

天黑之後,我跟evan先去吃完了晚飯,就帶著單反去拍麗江古城的夜景。在走到五一街大石橋時,我看到橋下站著一個面無表情的女孩,穿著納西族的民族服裝,望向我身後一動不動。我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不得不說,我被驚豔到了!!!

 

走過去之後,我放緩腳步想著應該怎麼搭訕她。心理已經開始緊張,手心也開始冒汗,思維都已經開始變的緩慢了。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心跳的感覺了,我告訴自己肯定不能錯過認識她的機會。說句雞湯的話,我可以讓自己接受失敗,但是我絕不能接受自己放棄,更不能允許因為自己內心的焦慮和恐懼,讓我選擇錯過一個喜歡的人。

 

慢慢的沿著青石板路,往前走了幾步。回憶起剛才走過來的時候,有一個人在給她拍照和一對中年人在看著她,毫無疑問,那一對中年人肯定是她父母了,給她拍照的那個人不是她男朋友就是攝影師,於是我拉住evan和我一起回頭。

 

我拿起了手中的單反,假裝遊客攝影師,走到她面前,在離她兩米處,報以一個微笑問她:我,可以給你拍張照片嗎?她看了我一下,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又把目光移開了。

 

我裝模作樣的調試相機,按了幾下快門。過了幾秒鐘攝影師在後面大聲喊:可以了,上來吧。她還是沒有動,因為我還在拍照。

 

我故意耽誤了幾秒,想看看她的反應。沒有任何不悅,很好。她踏著臺階從橋下上來時,我迎面走了過去,假裝平靜的跟她說:加下你微信吧,我覺得剛才拍的幾張照片還挺美的,回去我發給你。目標走上來之後一句話沒說,面無表情,看向了我身後。聽著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尼瑪,肯定是她爸媽來了。

 

幸好經過多年搭訕鍛煉起的強大心理素質,經過了剛才的緊張和開場之後,情緒已趨於平靜。我側身朝向她爸媽說:叔叔,阿姨,我加下你們女兒的微信,回客棧了我把照片發給她。

 

她爸媽倒是很和藹說:哦,那你加吧。我想可能畢竟我看著比較老實,也不像是什麼壞人吧。

 

在想掏出手機的那一刻我換了個思路,跟她說:我的手機沒電了,你先加下我朋友的微信吧,回去了再讓他發給我吧。我示意evan拿出他的手機,evan自然心神領會。拿出手機讓她輸入她的微信帳號。

 

在她留號碼的同時,我和她爸媽閒聊了起來,展示了自己善於社交的一面。過程中得知她們從四川過來,後天就要離開了。我也說了我們從上海過來,年後等戶外俱樂部的大部隊到達候,要去稻城亞丁去徒步。我們這邊聊的開心,evan和她搜索帳號出了問題,可能是因為網路慢的原因沒有搜索到。她爸媽直接說:留個電話好了。於是收到了她的電話號碼,揮淚告別!!!

 

回到客棧,給她發了一個短信,附上名字和微信帳號。在微信上互動了起來,聊天過程這女孩反應不咸不淡的,只是互相交換了一些資訊,得知她叫月月,並且第二天她會去靜吧,於是便厚著臉皮貼上去,(一般我不厚著臉皮粘人)相約第二天可以一起找個酒吧聽聽音樂。

 

這時charles自己一個人回來了,問明原因,原來他和女孩約會後,帶回客棧的半路時,女孩退縮了,而且第二天女孩就要走了。後面慢慢聽charles描述了大概過程,覺得charles操作的挺好。於是幫他和女孩聊天,最終快到了十二點的時候,妹子同意charles去她的客棧了。

 

其實在麗江搭訕,真的不要想的太多。本身來這裡的很多人,內心裡都在期待著發生什麼故事,特別是單身的女性遊客。麗江是一個女人由內而外希望打開自己視窗的地方。

 

有些人是因為受了情傷,選擇一個陽光溫暖的地方療傷。

有些是帶著一顆需要安撫的心靈,逃避世俗。

有些是要報復愛人的人,想要瘋狂一次。

還有一些人就純粹抱著豔遇目地。

甚至聽客棧的老闆說,有些學生妹,如果在麗江沒有發生豔遇,回去都不好意思跟同學打招呼。

當然更多的人只是抱著旅行觀光的心態來到麗江。享受麗江這種懶散,慢悠悠的生活。

 

雖然麗江有想法的女人基數大,但是美女真心不多。所以我們每天花費在街搭上的時間也不少。因為我們一行三人都穿的很騷包,也被女性遊客用各種藉口搭訕,有的問路,有的想看我們拍的照片,還有以想認識我們朋友的藉口過來搭訕。走在馬路上也經常會發現一些女孩盯著我們看。

 

這時候碰到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當然是我們自己出手了。當然偶爾也會碰到一些犯賤的,比如有天我沒留神的在看著一個女孩,結果那女一翻白眼,賤賤的說道“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我只能歎息一聲搖搖頭說道:“別緊張,不是的。美女看多了,想換個口味而已。”

 

<br/> <br/>

——————————————————————————————————

 

第三天——攻破冰美人外殼,冷讀直抵內心。

 

一大早起床,租了輛車集體去了拉什海騎馬划船。享受了一天的悠閒。

 

中午吃完飯,在微信上給月月發了我一張騎馬的照片,被吐槽之後,不鹹不淡的聊了幾句。晚上回到客棧後,把白天拍的拉什海的照片上傳到了朋友圈,月月評論留言索要我昨天給她拍的照片。

 

把單反拍的照片發給她,又聊了幾句,確定了晚上一起去酒吧一條街的櫻花屋B。Evan估計水土不服,身體不適留在了客棧,charles沒約到妹子,於是我又約了一個母女組搭訕來的女孩。來個四人約會。

 

月月剛好從束河回來,直接去了櫻花屋B,我和charles就遲到了。到了酒吧之後,我本想直接坐在她旁邊,結果被兩個酒保拉了起來,不要我坐在這,我完全的莫名其妙,結果月月趕緊過來和酒保解釋,是朋友關係,酒保馬上道歉說不知道,以為我是來搭訕泡妞的。尼瑪,美女就是好,連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都會去保護她,我服。

 

坐下來之後,先各自聊了下白天遊玩的景點。我對她說:你看起來有點緊張,這樣吧,我們各自說下三件白天碰到的有趣的事情。這是我約女孩慣用的套路。它可以很好的調動氣氛。有時候這三個故事,我就可以把妹子逗的東倒西歪了。而且會讓整個約會不只是我提供話題,也在讓妹子提供話題,省心省力。

 

當然總會有意外情況,比如這次我就碰壁了,她就沒願意說。當時我以為這可能是她一貫的高冷反應,後面才知道,只是因為櫻花屋B太吵,她不習慣嗨吧裡大聲說話。後來她乾脆拿出了手機,打開一個編輯短信的介面,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話,在手機裡打出來拿給我看。這種情況真是第一次碰到,可能妹子年齡小,比較溫柔,老實把。

 

後面聊天得知她很少來酒吧,一個遊戲都不會玩,而且她是98年的小女孩,還在上高一。心中稍稍懊惱了下,頓時覺得她不適合當作目標,年齡太小了,所以心理只是抱著閒聊的態度,就當交了個小朋友吧。不過心情確實很糾結,就像是剛得到一個絕世珍寶,但是馬上就要送人了的那種心情,只能心底裡喊句“臥草”

 

這時另外一個叫娜娜的女孩也到了,安排她坐在charles旁邊,結果她也不會玩篩子,我和charles各教各的目標,然後進行四人遊戲,氣氛慢慢開始炒熱起來。遊戲的過程中,我和charles各種和她們開玩笑,把妹子逗的很開心。

 

後來我看她一直沒有喝酒,就問她不喝酒嗎。她說之前曾經大醉過一次,很難受,從此以後就不喝酒了。我說我懂,這個年齡還有什麼事情能值得大醉的,肯定是失戀了。她在手機上打出:戀都沒戀,何談失戀。本來想說些走心的話,後來想又不泡她就隨便說了句:你個小屁孩還什麼都不懂呢,不能把你帶壞了。

 

其實在酒吧玩的時候氛圍到了,大家都處於一種愉悅的心情,是挺容易交流的。但誰讓我今天碰到了一座冰山呢。

 

我:感覺坐在你旁邊,真的很涼爽

月月:為什麼

我:因為我感覺你就像一個冰箱,有沒有人說過你高冷。

月月:呵呵,同學們也一直這樣說我。

我:我覺得這只是你面對別人的面具,應該會有很多人覺得你難交往,但其實你並不是,你只是在很多方面都很害羞,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罷了,你對身邊熟悉的人應該會很熱情。(冷讀)

這個時候明顯感覺她眼神閃了一下,說明猜對了,她覺得我懂她。(我有個習慣,與別人交流會看著對方的眼睛。胸大的除外)

月月:算你說對了吧。

我:願不願意給我講講你小時候的故事。

 

然後她就說從小學起就容易受欺負,父母忙著做生意,很少關心她,與她交流。後來發憤圖強,把全班同學打趴下了,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敢欺負她了,balabala。。。

 

這時才算是打開了她的話題。說實話,冷讀真的是個好東西,在你剛跟對方認識,而說出關於對方性格方面的特徵時,會讓對方覺得你非常瞭解她,引起她對你的興趣。而且它可以迅速的讓你和目標拉近心靈層次的距離,以便於深入的交流。尤其是對這種外殼比較堅固的冰美人。

 

我發現很多人對冷美人有一個誤解,就是冷美人大都不好相處。其實她們只是正常的女孩,她們知道自己除了美貌意外,其它各方面都很普通。男人以為美女悶聲不吭或者不理他們是美女在耍賤,其實她們可能只是害羞或者缺乏安全感。試圖用美麗的外表來掩飾內在的平庸罷了。

 

聽她講完後我調侃她

我:還以為你是個林妹妹,沒想到原來是個暴力狂。

月月:哪有,我媽都說我學的東西就像是個林妹妹。

我:學哪些東西。

月月:從小就練習舞蹈,國畫,古箏,京劇之類的。

我:沒看出來還是個多才多藝的小傢伙呢,練舞蹈的腿型一般都很好看,其實我的腿型也不錯,經常跑馬拉松、登山、徒步。小腿肌肉很健壯。

月月:你就臭美吧。

我:那比比看。

我:好吧,我承認,你的腿型的確比我的好看,我量一下寬度。(沒經過她同意就量起了她的大腿)

她:我怎麼覺得你跟一個流氓一樣

我:你這麼知道我小名(停頓),其實,我覺得美的東西就應該展現出來,欣賞的時候自然也應該說出來,我不像你做人這麼畏畏縮縮。

她笑著打了我一下。

 

後面又聊起了各自的童年,發現有很多類似的經歷。建立了更深的情感連結。我也教她,當年我是如何一步步從一個內向,害羞,膽小懦弱的小男孩,成長成為一個不知臉皮為何物,充滿痞性的流氓。她說她很嚮往這種狀態。其實這個時候,是她走我的心,還是我走她的心呢?

 

再往後閒扯的內容就比較雷了,聊到各自愛好時,談到了國學,詩詞歌賦。喜歡哪位古人。幸好哥當年宅男的時候對國學也略有涉獵。

 

深層次溝通之後,各種放開了聊。一時沒注意,又用了老套路。我說:把手給我,看你後面幾年運道如何。月月很服從的把手給了我。我用戲謔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對她說:其實我不會看手相,只是想摸一下你的手而已。輕輕的捏了下,又把手放了回去。月月噗的笑了出來,打了我一下。接著我又假裝很嚴肅的說:不鬧了,好好看一下。裝模做樣的看了下後,溫柔的看著她的眼睛,一本正經的跟她說:看來你走運了,你今晚註定有段轟轟烈烈的感情要發生。月月把手從我手中抽出來又打了我一下笑著說:你可千萬不要說是和你。給了她一個挑逗的眼神後,我說:你猜,不過你的手太冷了。隨即反應過來,我又做過了了。算了,我還是沉默吧。但是這幾個回合下來,她瞬間覺得我很有意思,琢磨不透我的想法。身體也在慢慢向我靠近,看來已經融化了這座冰山。畢竟她還只是個小女孩,哪經歷過我這種人,想想自己當年上高中的時候,就知道她現在的同學是多麼的傻逼了。其實這個時候我很想再對她說一句,我可以幫你暖著冰冷的手。但是一邊糾結於內心真實的感受,一邊心裡又糾結著她的年齡,最終想想還是作罷了。

 

後面在她媽媽打了三個電話催促之後,我帶她離開了酒吧,親手把她送到了她媽媽身邊,自己回了客棧。

 

第二天除夕年夜飯的時候,月月在微信上找我聊天。跟我表白了。悲劇。。。

 

——————————————————————————————————————

 

第四天——除夕夜配合雙推到

 

中午起床後,陪Z逛了逛古城,談到了她的情感瑣事,一路她挽著我的胳膊,各種討論,期間去搭訕了兩個女孩,全都收號成功,有個高分妹在身邊做預選,效果確實剛剛的。後來送她回了客棧,在其它人面前跪舔她,反倒給她漲了一回臉,哈哈哈。

 

下午和Charles和evan隨機搭訕了幾個目標。買了點東西,和客棧跟老闆一起吃了年夜飯,認識了一些當地的朋友和一個從上海過來的女孩(後簡稱A)。晚上直接去櫻花屋酒吧,因為吃完年夜飯時間太晚了,所以很多白天搭訕的女孩都不能邀約,後來同樣是讓A去幫我們看有沒有漂亮妹子。去搭訕了兩組妹子,但是都是在等朋友,沒能叫過來一起玩,略可惜。

 

在我去搭訕別的女孩的時候,Charles搭訕了鄰座的兩個女孩,先是隨意的一起玩了會篩子,互相介紹了名字,得知這兩個女孩叫小蘇和小櫻,她們在客棧認識的。

 

互動過程中,明顯能感覺出小蘇對查理斯有興趣,我先是幫Charles Hold住小櫻。後來轉交給Evan來Hold,我繼續去搭訕妹子。可能當天真的運氣不好,雖然一連幾家櫻花屋都是我在穿梭的身影,但都只是收了微信號,沒能叫過來女孩一起玩。

 

回到座位的時候,Evan身體不適,先回了客棧,小櫻轉交給我來Hold。

 

坐下來之後,我先跟小櫻打了個招呼,然後給她講了網上的一個段子,跟她說:昨晚和朋友在酒吧裡喝酒,他去上衛生間,我就玩起了手機,這時一個美女走過來跟我搭訕:“帥哥,我和朋友玩大冒險輸了,罰我過來親你一下,可以配合我嗎?”我點點頭趕緊閉上眼睛撅起小嘴等待她的親吻,等我再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我的手機被她順走了。她頓時哭笑不得。

 

後來Charles和小蘇在打鬧,我說:你們在這幹嘛呢。有什麼事不能打個啵解決,非要在這大庭廣眾下鬧。再鬧拍照片發微博,號召網友譴責你。於是轉身跟纓子說:我看不下去了,你要跟我出去轉轉嗎。小櫻欣然同意,(其實是我之前年夜飯的時候就有點喝多,不想再喝酒了)於是我拉著她的手從櫻花屋走了出來,出酒吧後就放開了。

 

其實這裡的牽手只是個測試,測試她對我牽手這個動作服不服從,如果服從了,那就是好的信號,如果不服從,不牽了就是了。

 

兩人肩並肩,一直走到了四方街,畢竟大年三十,這時候四方街還是人來人往。我們漫步在麗江古城,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我: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出來吧。

小櫻:知道,你害怕我會破壞你朋友的好事唄。

我:喲呵,沒看出來你還挺聰明的嗎。

小櫻:你以為我傻啊。

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想把你騙出來,推到在小樹林呢。(挑逗的看了她一眼)

小櫻:我跆拳道藍帶,你可以試試啊。(邊說邊亮起拳頭晃了晃)

我:你大過年的不回家陪父母過年,怎麼來麗江呢。

小櫻:家裡人太煩了,老是催我結婚,不想聽他們碎碎念。

我:你早說啊,過完年我陪你回家,你爸媽要開心死了。

她給了我一拳,我說我好像受了內傷,快扶住我。假裝往她身上靠。

 

然後她問我為什麼來麗江。這時候之前準備的理由便利就來了。

我:我們來是去穿越稻城亞丁,初二就出發。所以你要珍惜有個帥哥陪在你身邊的每一個時刻。

 

後面就是各種開始聊調情、曖昧的話語了。

 

在回酒吧的路上,我牽起了她的手,她稍微掙扎了下也就順從了。其實這個時候我就想帶她回客棧或者去她客棧,繼續談談人生和生人的話題。但是Charles打來了電話,說讓我們來一起吃夜宵。於是我跟小櫻又半路轉了過去。

 

到了夜宵的地方,就互相聊著些輕鬆的話題,我和Charles還是繼續調侃著她們和自己。四個人心照不宣。

 

吃完夜宵後我讓Charles和小蘇走在前面,我帶小櫻故意落在後面幾十米處。這裡其實也是一個測試,如果她敢跟我走在後面,那就說明今晚就很有可能發生故事。在看到Charles和小蘇走到她們客棧後,我和小櫻尾隨而入。後面,你懂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